叶筝萧璟封第8章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3-01-25 10:08:10    作者:璟封    来源:sond

小说简介: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叶筝萧璟封》,小说《叶筝萧璟封》讲述了主角叶筝萧璟封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璟封文笔精深。值得阅读,故事主要讲述了:叶筝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过萧璟封那张完美却又可恶...

叶筝萧璟封第8章全文免费阅读

《叶筝萧璟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叶筝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过萧璟封那张完美却又可恶的脸,伸手,想要推开顾季初。

“不晚!”顾季初却不愿放手,手臂揽住叶筝的腰身收紧,令两人紧紧相贴。

恰在这时,一辆炫目至极的劳斯莱斯突然停在了两人面前,车轮几乎擦到顾季初的裤腿,顾季初惊的立即放开了叶筝。

当车窗摇下,男人那张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脸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撞进了叶筝的眼睛里。

“上车!”萧璟封冰冷的目光,锐利的从顾季初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叶筝脸上。

叶筝看着萧璟封,一时怔住。

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过,正是时候。

叶筝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她真的不能跟顾季初再纠缠下去了,她怕自己真的会动摇。

“欢欢,不要走……”顾季初想阻止,叶筝已经快速的关上了车门,下一秒,车子扬长而去,喷了他一脸的油烟。

透过后视镜,叶筝能清楚的看见顾季初朝着车子追了好几步,只是萧璟封开的太快,眨眼间便再看不清顾季初的身影。

叶筝的心顿时空荡荡一片,结束了,又一次结束了。

当年,她与他的一场师生恋,为世俗所不容,顾季初更是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失去教师资格,甚至还气死了自己的母亲。

正因如此,她与他当年即使爱得再深,最后也只能分手收场。更何况那时还有傅斯文一直在纠缠她,现在想想,当年好多事情,只怕都是傅斯文的手笔。

“你的男人,倒是挺多。”萧璟封面无表情的掌控着手里的方向盘,声音低沉,波澜无惊。

正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的叶筝,愤然扭头,瞬间怒气值直线飙升,这个男人真是毒舌,见面就没好话。

“对,你只是其中之一。”毒舌嘛,谁不会。

萧璟封气笑了,“女人,你真的惹怒我了!”话音未落,他突然长臂一伸,一把将叶筝拽进怀里,坐到了他的大腿之上。

“你干什么,开着车呢。”叶筝大惊,想要逃离,男人却将她的双手扣到了方向盘上,然后,放手,踩油门。

车子猛然加速,飞速前冲,方向盘却掌握在叶筝的手中。

叶筝第一反应就是稳住方向盘,然后去踩刹车,可她才抬脚,萧璟封的另一条腿就压了上来,将她双腿钳制,半分动弹不得。

这下叶筝走不了也不敢走了,这种情况下,一个不小心,就会车毁人亡。

“怎了?这就怕了?”萧璟封空闲的双手扣上叶筝不盈一握的腰身,从背后贴上,一双冰冷的唇轻轻的磨蹭叶筝修长白皙的侧颈,“你刚刚嘴上的开车速度不是挺快的么?”

“你……你不要乱来。”叶筝顿觉混身像过电一样,噼嚦啪啦的从脖颈炸到指头,叫她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控制不住的轻颤起来。

萧璟封满意的看着叶筝的反应,“你真的是离过婚的女人吗?我怎么觉得你青涩的有些过分,又在跟我装?”

“随你怎么想。”叶筝气笑,但她不屑解释。却见男人这时,从车前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红本本,正是她与傅斯文的离婚证。

果然那晚掉在男人的车上了。

萧璟封翻开离婚证,声音懒懒的道:“看你这离婚日期,你差点让我当了奸夫。”白天离婚,晚上carsex,中间相隔不过数小时。

叶筝一噎,“请说人话。”

就那晚的酒后荒唐,她根本不愿回想。

萧璟封也不恼,又道:“前夫长的不差,为什么离婚?”

“不关你事。”就傅斯文这个人,她同样也不想再提。

萧璟封单挑眉,“是因为刚才那男的?”

“不是。”叶筝一改无所谓的态度,直接否认。脑海中不由的闪过顾季初那张为她被傅斯文打的满是伤痕的脸,那样一张眉目如画、湿润如玉的脸,真的不应该受到一点点伤害。

萧璟封如墨的眸,微眯了一下:“在想他了,嗯?”

话还在说着,踩在油门上的脚,再次猛的用力。

“啊!”叶筝一声惊叫,车子陡然加速的一瞬间,惯性让她狠狠向后,贴上了萧璟封的胸膛。

隔着薄薄的衣服,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萧璟封身上的温度,那是与温暖的顾季初完全不同的存在,炙热又滚烫,当两人紧紧相贴,瞬间让她感觉后背一片火烧火燎。

叶筝的双手一时抖的更厉害了,几乎要控制不住手里的方向盘。

“坐我的腿上,想别的男人,你想死吗?”萧璟封掐着叶筝腰身的手,骤然用力,犀利的眸子里迸射着危险的寒芒。

“你……”叶筝感觉自己的腰简直要被男人掐断,直把她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可这个时候她哪里敢跟男人发火,这个男人分明就是疯的,想骂人的话到了嘴边也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萧璟封唇角勾起一抚弧度,对于叶筝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他似乎很是满意,下巴搭在叶筝的肩窝上,目视前方,突然抬手一指,道:“看到没,前面有一人,开过去,撞死他。”

“什么?”叶筝睁大眼睛,“撞死人要坐牢的。”这人有病吧?

萧璟封:“那你还不转弯?”

叶筝:“……”

这人不是有病,是有毒。

想让她转弯就直说啊,何必这般语不惊人死不休呢?

再说,要不是他在后面分散她的注意力,多年前就已经拿到驾驶证的她至于连弯都不会转吗?叶筝心惊胆颤的绕过,车速太快,她已经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毕竟她平日很少开车。

“你自己来开好不好,我们不要拿生命开玩笑好不好?”她不想死,真的不想,虽然她现在的人生跌入谷底,但还远远没到寻死的地步。

“求我!”萧璟封凑上,温热的鼻息几乎要喷在叶筝的脸上。

又来这套?

求你妹啊!

叶筝心里又羞又愤,深吸口气,正色道:“我想你我之间应该有误会,或许那一晚的荒唐,让你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但我真不是,那是我的第……总之,我不想跟你玩,你要玩就请去找别的女人。”

“第一次”这三字,叶筝终究说不出口,因为人根本不会信,说了也是自取其辱。

“你已上车,游戏也已开始。”萧璟封的声音,危险又迷人:“岂是你说不玩便能停的?”

脚下油门,一踩到底……

最后,叶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车,如此刺激的飙车,是她从未想过更从未体验过的,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压力,极致到她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几乎要炸裂。

过度的紧张与颠簸,让下了车的叶筝,双腿发软,胃里一阵翻腾。

“呕……”叶筝蹲在路边好一阵干呕,她从昨天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吃东西,自然无物可吐,但干呕一样令人难受。

萧璟封双手抱肩,倚靠车门,似笑非笑的看着干呕不止的叶筝,“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

叶筝抬眸,恶狠狠的瞪向男人,“对,我就是不过如此。所以,请你以后别再出现我面前,你,真的是逊毙了。”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男人的脸,瞬间黑沉。

萧璟封俯身,一把捏住叶筝的脸,墨眸微眯,锐利的眼神极具侵略性,“知道吗?你现在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你这一身傲骨,让我很想一根一根拆下来,这个过程,应该很有趣。”

望着男人那宛如盯上猎物的犀利眼眸,叶筝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一夜醉酒,她到底惹上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如此,她更要快刀斩乱麻。

叶筝一把挥开男人的手,嗤笑道:“那晚,你问我是不是想赖上你?现在,我也想问你是不是玩儿不起?”

萧璟封的整张脸笼罩上了一层寒冰。

叶筝继续道:“你今天突然出现在我工作的学校,应该是去调查我了吧?这位先生,我们只是刚好一起玩了一次,你这样死缠烂打真的很low,拜托,大家都是成人,成熟点,好聚好散,好吗?”

萧璟封的胸脯一阵剧烈起伏。

叶筝的话,轻慢又轻蔑,这本是他以前最喜欢说的台词,如今竟让一个女人给说了,而且态度、语调比曾经的他更无情。

“女人,等着,有你求我的一天。”萧璟封无疑也是骄傲的,叶筝将话说到了这一步,他哪里还会缠着不放,毫不犹豫的转身上车,咻的一声,开车离去。

叶筝顿时大松口气。

可很快,她又再次犯起了愁,因为被丢下的她,此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根本不认识这是哪里。

幸好她把顾季初之前还回来的包包一直背在身上,赶紧从包里翻出手机,却不想,此地太偏,竟然没有信号。

叶筝只好凭着记忆,顺着道路往回走,却不想,这一走,竟然走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天都快黑了,路上仍然一辆车一个行人都看不见,叶筝心中越来越怕。

恰在这时,手机响起来电铃声。

叶筝一惊,有信号了,她连忙接起,电话是夏之雨打来的。

“欢宝,你在哪里呢,打你电话一直说不在服务区,你没事吧?”

“雨宝……”一听到夏之雨充满担心的声音,叶筝心头积压了数个小时的委屈与害怕,终于在这一刻溃不成军,话未言,声音已经哽咽。

“欢宝,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出事了吧,你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手机里夏之雨的声音焦急的不得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连路灯都没有,天快黑了,我好怕……”叶筝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怕黑,特别怕。

“欢宝你别怕,你现在听我的,先把你的位置发给我,然后,打开手机上的灯,在原地等我,我立马开车去找你。”

“好好……”叶筝木纳的点头,天色越来越暗,四周越来越黑,已经让她快要喘不上气。

发了位置后,叶筝便开着手机灯放在身前,然后双臂抱着自己的双腿,缩在路边草丛上。

可是等啊等,等到手机灯将手机电量全都耗尽了,四周静的可怕,而夏之雨还没来。

夜风很凉,叶筝闭着眼,自己抱紧自己,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她又冷又怕。

她深深的觉得黑暗在吞噬着她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滴血液,小时候的一些不堪的记忆排山倒海的袭上心头,她已经快要崩溃。

恰在这时,一道强光打在叶筝身上,远处有辆小车开过来了。

听到车声,叶筝抬头,以手遮眼,顿时欣喜的差点落泪。

夏之雨终于来了。

却不想,这辆小车直接从她前面开了过去,根本没停。

叶筝懵了。

小车开过去十几米后,突然又停了下来,竟从里面走出两个黄毛青年,手臂上还有纹身。

叶筝后退。

“哇哦,美女啊,你怎么孤身一人在这里呢?”

“要不要搭车,哥哥载你呀。”

两黄毛青年脸上带着不善的痞笑,从上到下两眼放光的打量着叶筝。

叶筝转身就跑。

她知道自己遇上坏人了,再不跑,后果不堪设想。

这两黄毛青年,没想到叶筝反应这么快,他们还没靠近,人就已经跑远了,两人立即拔腿就追。

叶筝借着微弱的月光,勉强能看清路,这一刻,她已经忘了黑暗带给她的恐惧,因为这两男人给她的惧意更甚。她跑的很快,非常的快。

因为有多年晨跑的习惯,所以,真要跑起来,叶筝的耐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至少这两黄毛青年,比不了。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叶筝跑的气喘吁吁,而那两黄毛青年更是上气不接下气,连步子都迈不动了。

“他妈的……这娘们……太能跑了……”

“不行了……我没气了……跑不动了……”

恰在这时,前方路上出现一道强光,有车子来了。

两心怀不轨的黄毛青年,做贼心虚,一见有人来,立即掉头,手脚并用的往回跑。

车子在叶筝面前停下,车门被打开,一道修长的身姿从里面腑身而出,逆光而站,他眉目如画,宛若遗落人间的天使,叶筝怔怔的看着,只觉得世间光明唯剩他。

“老师……”叶筝瞬间落泪,所有的恐慌与惧怕都在这一刻融入了这一声呼唤里。

叶筝飞奔向了顾季初,那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光。

这一刻,她想拥抱!

然而……

“欢宝!”就在这时,另一车门被打开,夏之雨从车里出来,她无比激动的跑向了飞奔过来的叶筝,然后,一把将叶筝抱住。

叶筝瞬间清醒。

“欢宝,你怎么样,没发生什么事吧?”夏之雨一脸关切的上下打量叶筝,随即又一指那两个已经跑远的黄毛青年,“他们是什么人,刚刚是在追你吗?”

“是……”叶筝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夏之雨,她为自己刚才竟然想要抱顾季初感到深深的愧疚,还有羞耻。

“社会人渣!”顾季初一听,便立即明白叶筝刚刚经历了什么,他神色一冷,就欲去追那两人。

“不要去。”叶筝连忙阻止,“你不要去,他们两个人,你打不过的。我没事,我真没事,他们刚刚一直没追上我,我们赶紧走吧!”

叶筝深知,打架从来不是顾季初的强项,这个曾经身为老师、温润如玉的男人,一向都反对暴力,也就只为她有过几次冲冠发怒,比如白天在学校。

夏之雨也立即道:“季初,此处偏僻,我们不要妄动,全身而退才是明智的选择,赶紧上车。”

话说着,已经将叶筝扶进车子。

顾季初凌厉的看了一眼已经快要消失的那两道可恶背影,这个时候他要追,其实也追不上了,况且叶筝明显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他又怎能再让她担惊受怕?只好转身上车,掉转车头,回城。

“欢宝,你好好的怎么会跑到这种偏远之地呢?”车里很安静,夏之雨询问的声音很温柔,她的手一直安慰的抱着叶筝。

叶筝一直在发抖,她摇了摇头,她现在不想说话,只想这样靠在夏之雨怀里,这已经是她最后能感受到温暖的地方了。

夏之雨一声轻叹:“没事了,别怕了,我在呢!”

顿了顿,又道:“还没跟你介绍,这是顾季初。白天的时候,我上班没空便让他帮忙把你的包包和手机送去给你,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吧?本来我是自己一个人开车来找你的,可车到半路抛锚了,我便把他叫了来,幸好没有来晚,幸好。”

叶筝将夏之雨紧紧抱住,“幸好,幸好我还有你。”她再不去看顾季初。

正在开车的顾季初,却在听到夏之雨的介绍后,微微侧过头,声音温润的道:“是呀,我是夏之雨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叶筝顿时一僵。

“什……什么?”他这是在跟她装不认识吗?

“之雨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今日之事,我绝不跟外人提起,虽然其实也没什么,但说出去终究会惹来闲话。”顾季初面色如常的道。

“……”叶筝一时无言以对。

他果然在跟她装不认识。

为什么?是不想夏之雨知道她与他的曾经,从而影响他俩现在的感情吗?

叶筝顿觉胸口一阵揪起来疼,好,很好,她本就一直愿意祝福他俩的。

那就当……从来不曾认识过吧!

叶筝闭上眼,再不愿多说一个字,她安静的蜷缩在夏之雨怀里,平静的就像睡着了一样。

最后,叶筝被夏之雨带回了家。

当晚,叶筝就发起了40多度的高烧。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她在精神上扛住了,可身体却顶不住了,病痛就像被关了很久的恶魔,一经挣脱,来势之凶,简直就像索命。

叶筝整个人被烧到迷糊,但她能感觉到夏之雨一直在身边照顾她。

半夜的时候,叶筝发了一身的汗,高烧退了大半,她悠悠醒来,却感觉有人在触碰自己的双足。

叶筝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皮,被烧糊的视线慢慢聚焦,然后……她看到了顾季初,正在给她的双足上药。

因为之前走了几个小时的路,后面又奔跑了近半小时,叶筝那双白皙的双足早已经遍布伤痕,磨出了很多水泡。

顾季初的动作很认真很轻柔,每一次只沾一点点药在指腹之上,然后涂抹在叶筝足上的水泡,时不时的还会拿嘴吹一下,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在呵护一件稀世珍宝。

“老师你……”叶筝瞬间脸色大变,连忙缩回自己的双脚,“之雨呢?”

见叶筝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顾季初的脸上顿时划过一抚失落,“上半夜都是她在照顾你,她明天还要上班,我让她去睡了。”

叶筝一听,愧疚感更深了,“我已经好了,你不用在这里,你出去吧。”

顾季初却像没听见似的,他打开床头柜上的保温盒,温柔道:“我知道你白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这是我亲手煲的粥,是你曾经最喜欢的蔬菜素粥。我喂你吃,乖,张嘴。”话说着,便舀了一小口送到叶筝的嘴边。

“够了。”叶筝一把打开,冷颜道:“顾季初,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我跟之雨是朋友,你这样做,是要把我置于何地?

她不是苏念,她永远不会去撬朋友的男人。

顾季初也蹙了眉头,“我跟你说了,我跟夏之雨只是普通朋友,那晚我真的没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你若不信,我现在就把她叫来对质。”

叶筝的心,为之一颤,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季初一声轻叹,在叶筝床边坐下,目光缱绻,“所以,欢欢,你真的没必要觉得我们在一起会对不起她。”

关键字: 叶筝萧璟封 叶筝萧璟封 璟封

叶筝萧璟封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