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远方知知》(精品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3-01-25 10:29:30    作者:方知知    来源:sond

小说简介:方知知最新小说秦远方知知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秦远方知知,《秦远方知知》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方知知最新小说章节试读:两个人眉来眼去的,一旁的女警啧啧几声,“哎呦哎呦,肉麻死啦!那我就不打扰陆营...

《秦远方知知》(精品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秦远方知知》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两个人眉来眼去的,一旁的女警啧啧几声,

“哎呦哎呦,肉麻死啦!那我就不打扰陆营长和SZ啦,下次一起吃饭!”

“好,有机会来我家尝尝你SZ的手艺!”

方知知自豪扬眉。

道别女警,两人之前那种别扭的氛围好似也消失了,方知知不再跟她闹脾气,开始认真规划起店铺来。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秦远心头流过一阵暖意。

停顿片刻,她状似无意开口——

“方知知,我们和好吧。

原本还在认真规划店铺的男人动作僵住。

转头看她时,瞳孔大震。

似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他再次确认:“你刚刚说什么?”

“没听见就算了。”秦远可不说第二遍了,扭过头故作淡然。

下一秒,方知知就将她整个人抱起来转圈。

“我听见了,你说我们和好!”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笑得胸腔都在发颤。

店铺的窗户很大,外面有路人走过,秦远羞得很,忙打他示意放自己下来。

“别人看着呢,羞不羞?”

“我不怕羞,我抱自己的老婆羞什么?”

方知知爽朗大笑,反而抱得更紧了。

从铺子出来后。

他用自行车搭着她直接去了供销社,带她买了几件时髦连衣裙和雪花膏,两人又给女儿买了上学要准备的书包文具。

骑车路过发廊时,方知知停了下。

“清歌,你要不要也去烫个头?我看现在街上的女同志们都流行烫什么***浪!”

秦远坐在自行车后座,低头看着自己的柔顺黑长发,轻哼:“怎么,你嫌弃我土吗?”

她可记仇,虽然现在都跟他和好了,但之前李晴的那些话可是深深扎在她心上的。

方知知立马摇头:“怎么可能?我是想着,你们女同志不是都最爱赶时髦,你要是想我就带你去烫头,你开心最重要!”

态度还算可以。

秦远笑起来,抱住他的后腰。

“不用,马上就要开店了,没时间管那些!”

“成!”方知知蹬起自行车,带着她往前去,扬声笑说,“你想怎样就怎样!”

风从两人的身侧吹过,惬意温和。

当晚,方知知迫不及待要将秦远的东西搬到自己房间来。

一切准备就绪,要入睡时。

向来懂事的女儿居然成了他的阻碍。

“莹莹要跟妈妈睡!爸爸自己睡!”

莹莹哇哇大哭,闹着要跟秦远睡。

方知知啧一声,看她:“莹莹,你都马上要上学了,怎么还要黏着妈妈?”

不提上学还好,一提上学女儿哭得更伤心了!

“莹莹不想上学,莹莹想和妈妈睡!哇呜呜呜……”

早就听说小孩子刚上学时会恋家,但没想到这孩子还没开始去幼儿园呢就开始闹起来了。

秦远看着女儿哭得伤心,也跟着心软。

她忙不迭将孩子抱起来,“算了,我还是跟女儿睡,就这样吧!”

“可……”方知知显然不甘心,还想说什么。

秦远伸手掐他腰,“别乱说话!”

虽然心里还有不甘,但他还是闭了嘴。

方知知只能又将她的枕头默默搬回女儿的房间,离开前还不忘狠狠瞪女儿一眼。

下一秒,好不容易停歇下来的女儿再次告状:“妈妈!爸爸瞪我!”

“方知知!”秦远厉声呵斥他。

方知知立马立正站好军姿:“我没有!清歌,你太偏心了!”

“你跟女儿争什么宠!”秦远无可奈何。

自从女儿上学后,秦远的更多时间也花在了铺子上。

原本以为口味重的面馆在沪市不好做生意。

但没想到结果生意居然是出乎意料的好。

好像一切都是秦远上辈子做梦都想要的生活。

可不知怎的,生活越美满,她心底就越不安。

怕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

哪天醒来,她就跟上辈子一样,女儿没能救下,她依旧跟方知知分开,独自过往悲惨一生。

而这种感觉在入秋之际最为强烈。

她时不时就被上辈子的噩梦惊醒。

在又一次重温上辈子冻死在草垛中的场景时,秦远醒来浑身都冒着冷汗。

不知为何,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她心底愈发强烈。

秦远猜不透。

直到那天,送信员突然送来一封陌生信。

“莹莹妈!收信!”

当时方知知正好回新午镇出差,秦远还当是他寄来的。

然而打开后,看见里头大红色的“去死”两个字时,才反应过来事情不对劲!

这是一封匿名信,或者说是恐吓信。

开头就是一句——

“冻死在草垛里的滋味好受吗?”

“啊!”

秦远光是看见开头一句,吓得信已经从手里掉出。

怎么会有人说这个?

或者说,怎么会有人知道这个?

秦远缓了好久,平息好情绪后重新拾起信纸,继续往下看。

然而下面全是用红笔写出来的血淋淋的“去死”。

像是疯子乱涂乱画出来的作物。

可秦远只盯着开头的那句话。

她知道,这绝对是有心人为之。

接下来秦远担惊受怕好几天,直到方知知回来,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是她多想了。

只是那封可怕的信一直放在她的枕头下,上面实实在在写出来的那句话让她知道一切都不是梦。

秦远过度紧张,方知知回来第一天就看出了她的异样。

只是碍于女儿在场,他没能找到合适机会多问。

等送女儿去了幼儿园后。

方知知踏入面馆,正好撞见她魂不守舍守着铺子,烫面时差点将热汤泼在手上,他眼疾手快拿碗接住,“你想什么呢!”

秦远反应过来,忙不迭收好汤勺,“抱歉!烫到你了吗?”

方知知蹙起眉头,将铺子里的客人打发走。

“不好意思,今天我们店里打烊了!”

坐在铺子里的都是熟客,见这样,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还好心劝一句夫妻之间别吵架,这才匆匆离去。

关好面馆的门,方知知拉着她坐下。

“发生什么事了?”

秦远沉默不语,面色却始终犯愁。

方知知也不禁正色:“我们是夫妻,有问题就该一起解决,你什么都不说,那跟以前又有什么区别?”

提到过往,秦远浑身一震。

有所触动,她轻叹口气,“我没有要瞒着你的意思,只是……”

只是她确实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又该怎么跟方知知说这些东西。

重生、两辈子。

这都是说来滑稽可笑的事,方知知是军人,是唯物主义,从来不信鬼神之说。

关键字: 秦远方知知 秦远方知知 方知知

秦远方知知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