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鸟村新书发布《尸体:请问你礼貌吗》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3-01-25 10:46:52    作者:志鸟村    来源:yw

小说简介:主角叫江远吴军的小说叫做《尸体:请问你礼貌吗》,它的作者是志鸟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灰尘拍打了一下,收拾完,电脑也就开了。他习惯性的咳嗽两声,打开了一个小说页面,昨天看到403章了,今天可以继...

志鸟村新书发布《尸体:请问你礼貌吗》免费在线阅读

《尸体:请问你礼貌吗》文章节选

第七章 台河怀抱

江远换好了便装,骑着电动车,慢悠悠的开回家。

在老家工作的好处就是离家近,哪怕住在城外,骑着电动车也是一会就到,中间还可以欣赏欣赏风景,享受一下没有堵车的河畔景色。

单就城市景观来说,宁台县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台河一线,是花了大力气设计修建和维护的,这从一个数据上就能看出来,仅仅是江远入职的半个月以来,有关部门就在台河一线处罚了五名车震的情侣,都是贪图风景,自外地专程过来的——本地人车震都知道去四宁山,风景同样秀丽壮观,地形更复杂,人流量更小,几乎没什么人管。

江家村就坐落在四宁山脚下,被台河怀抱,曾经以水田密布而闻名四里八乡,如今则是因为景区拆迁而闻名周边。

江远家的土地也尽数被占,新分的房子散落于城内外多个小区,江父自己则是住在距离江家村原址最近的江村小区,该小区也是江家人住最多的地方,楼上楼下全是村里人,大家除了不用下地干活了,日常生活与在村子里无异。

江富镇同志就在自家的厨房里砌了一个大灶台,除了烟囱略作改造,并加装了大吸力的油烟机,燃料用的都是柴火煤炭,架在中间的生铁大锅直径一头羊,深一头鹅,煞是威猛也颇为好吃。

江远进到江村小区,就开始不停的向两边人点头示意,将车停到楼下,再回到电梯,就见已有人等在了那里。

花婶。江远问候一声。同村同姓但不在五服内的中年妇女,就是统一的婶或姨的称呼再加专有名词。

花婶笑了一下,接着迫不及待的问:你十七叔是你十七婶给捅死的?

江远一愣,道:案子还侦办呢,我不能说。

那就是真的了?花婶握紧了拳头,脚趾已经预备着宣传该消息去了。

江远不禁回忆起自己每年放假回家,所得到的信息轰炸,知道不能给出任何的暗示,立即不厌其烦的道:案件还在侦办,具体情况,我不能说,我也不能告诉你,你得到的消息的真假

那就是假的?花婶显然不准备放弃。

嗤。

电梯门开。

江远趁机出电梯,再一把拉开自家的门——江村小区内的村民们都习惯了白天不锁门,这样子,互相串门就省了敲门的麻烦,进门吼一声即可。

江远回家也是一声吼:老爸,我回来了。

这套房是将整层四套房给打通了再装的,江富镇同志最喜欢的传统柴火灶在东面的厨房,人在里面,非大声不可闻。

听到了。老爹江富镇抓着个毛巾,抹着手出来了,老远喊一声:他婶子,过来了。

路上遇到远娃了。花婶就跟在江远后面,熟络的打个招呼,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十七叔一家全灭,这种级别的八卦,可不是老憨家的儿媳出轨,老六家的儿子嫖娼被抓之类的消息可比的。花婶此时甚至有一股使命感,一定要让江村的村民们得到准确消息的使命感。

喝点茶,吃点瓜子。家里没准备东西江富镇长的就挺富态的,说话也是温吞水似的。

花婶无所谓的摆摆手,就看着江远,继续道:我听他们说,你十七叔的店都关门了,还有人到你十七叔家里搜查的,你十七婶的电话也打不通了,我朋友圈里留言了,她都没回,你说说,他们这是怎么搞的?

我说不清。江远能说什么呢,人家的问句里提供的信息都比他知道的多,此时除了冷静应对,还能怎么说。

嘎吱。

又有人直接拉开门进来了。

叔。哥。婶子。你们聊啥呢?是聊十七叔吗?这次进门的是江远的同辈,在楼下开洗车店的江永新。

花婶瞅一眼江远,神神秘秘的挤挤眼,笑道:瞎聊。

江永新嘿嘿两声,看向江远,道:哥,聊聊十七叔呗。

不能聊江远又将刚刚给花婶说的话,又给江永新说了一遍。

江永新认真听着,然后兴致盎然的道:就是说,你是真的知道情况,但不能说?

江远无奈,这是说了个寂寞啊。

他干脆起身摆摆手:我去厨房帮帮忙。

老爹江富镇乐呵呵的跟上,顺便向后面两人招呼:自己吃自己喝啊。

花婶和江永新不以为意,很快热烈的讨论到了一起,不等江远进到厨房里,就听大门又是嘎吱一声,且传来陌生又熟悉的问候声:富镇在家吧?我来溜一圈。

江远父子只当没听到,默默的进到厨房内。

果然,客厅里只是传来更热烈的讨论声。

厨房内的柴火大锅里,咕嘟嘟的煮着牛肉,微微有一点点发黄的牛肉脂肪,在滚水的作用下,轻轻颤动着。

饿不饿?给你割一点吃?江富镇看向儿子。

江远摸摸肚子,点了点头。今天的解剖做的相当全面,工作量自然也是极大的,殡仪馆里吃的单份蛋炒饭少油少蛋,实在难堪大任。

江富镇呵呵的笑了两声,自锅台取了把小刀,又拿了根筷子,往锅里一戳,就捞了块煮的较软的牛肉,再用小刀缓慢的割下来,随手递给了江远。

江远早端好了盘子,接到就边吹边吃了起来。

他母亲去世的早,从小就是父亲照顾,各类炖煮的肉类是他的最爱,也是江富镇同志当年做的最好的菜式。

不过,与许多家长不同,由于早早就因拆迁而财富自由,江富镇有的是时间研究做菜,这些年的技艺不断上涨,已是宁台拆迁一族中的美食家了。

今天的牛肉就煮的颇为不错,淡而不腻的味道,简单的用盐一勾,就同时满足了味蕾和肠胃的需求。

累不累?江富镇开了一罐啤酒,递给江远,又给自己开了一罐,咣咣的喝了起来。

江远摇摇头:算不上,比我累的人大把。

江富镇笑了:全国比我清闲的人都不多,我有时候还觉得挺累的反正,你自己看吧,真要是不想做了,就买辆跑车开开,跟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结个婚,混着日子也行。

我考虑考虑。江远知道自己老爹在瞎扯,相比他本人,江富镇同志更在乎有编制这件事,真要想他同意辞职,起码得用两个孙子来交换。

富镇!富镇!外面又有人喊了起来:你三大爷来了。

自己捞肉吃。今天热闹的,像是你十七叔死咱家似的。江富镇用裤子擦擦手,再给江远说一声,就回客厅招呼客人去了。

不一会儿,来串门的客人越积越多,已达人声鼎沸的程度。

江远叹口气,直接出后门,走消防电梯去了顶楼。楼顶的房子是老爹依他的意见装修出来的,美其名曰婚房,但至今仍是单身宿舍,此时倒适合江远躲躲清闲,顺便练习一下新得的技术,顺便读读小说。

关键字: 尸体:请问你礼貌吗 江远吴军

尸体:请问你礼貌吗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