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弦赵铁树》(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3-01-25 12:46:53    作者:发财树树    来源:yw

小说简介:经典小说《我靠打麻将养首辅》由作者发财树树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弦赵铁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笑声,沈弦耳朵抖了抖,缓缓睁开眼。好渴她下意识地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四肢百骸绵软无...

《沈弦赵铁树》(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我靠打麻将养首辅》文章节选

第四章 娘子

这话一出,沈谷更觉得眼前一黑。

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来的信儿,都到帝京了!

大伯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埋怨道,都怪你,当初来人征兵,你非让老二顶包,还承诺要照顾他家里的这个拖油瓶,这下好了,功劳都是人家老二的!

沈秀脸都白了,嫉妒得发狂。

那个小贱人没死,二叔要是当了官,要是让他知道我们怎么对那小贱人的,我们可就完了!

沈谷被她们两个哭闹得头疼,厉声喝止:现在知道埋怨我了?当初不是你出的主意要把她嫁给武疯子好死无对证?哭哭哭,就知道哭!我就是因为娶了你这么个丧门娘们才没法发迹的!

江淑花一听,顿时眉毛一拧:好啊,你果然是惦记着村口的王寡妇,我不活了!

一阵鸡飞狗跳,沈谷被烦得实在没招,只能软下语气。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还没回来吗?我们先下手为强,把隐患处理掉不就是了!

江淑花止住了哭声,抬头看向他:你是说

沈谷眼中冒出一抹狠戾:我想个办法,把那个小野种处理了。反正现在武疯子也没了,一个小丫头,岂不是任我们宰割。

沈秀撒娇似地晃了晃父亲的手臂:那爹你可得小心点别暴露了,不然到时候摊上人命官司,女儿我可就嫁不出去了!

另一头,沈弦全然不知这手毒心黑的一家三口究竟是在如何设计她的。

她窝在床上接过赵铁树递过来的草药,用舌尖沾了一点,一张脸顿时皱成了包子。

这也太苦了!

为了好起来,沈弦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嘴里灌。

正在用木头雕着什么东西的赵铁树往这边瞥了一眼,麻利便放下手中的东西,在自己的裤兜里翻找起来。

沈弦正闪着舌头散苦气,就看到他骨节分明的大掌递了过来,掌心正躺着几根洗干净的草根。

还要吃啊?我已经热血沸腾了,不用补了!

沈弦连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赵铁树却摇了摇头,将草根塞进了她嘴里。

嚼嚼,甜的。

沈弦将信将疑地眯起眼,看着那双澄澈的眸子。

应该不会是骗我吧?

她试探地咬了一根细细的根系,放在口中小心地轻嚼,眼睛突地一亮。

还真是甜的!

她连忙把整根草根都放进嘴里嚼了起来,顿时甘甜的汁水溢满了整个口腔。

看着她月牙似的眉眼,赵铁树咧嘴笑了笑,继续忙活自己的去了。

沈弦将草根嚼到没味,这才舍得吐了出来。

她趴在床上看着赵铁树修长的手指稳稳地握着刻刀,在木头上来回飞舞,心中的好奇更甚。

哎木头,我之前也见过武疯子,动不动就要发疯打人呢,你怎么这么乖啊?

赵铁树瞥了她一眼,咧嘴憨笑:娘子说了,要疼娘子!

还挺听话啊。

沈弦眼中闪规模狡黠:那你是跟谁学的辨认草药啊,连草根嚼起来是甜的你都知道。

赵铁树眨眨眼,墨色的眸子中满是不解:你不会?哦~你是傻子嘿嘿!傻子才不会辨认草药!

沈弦:

总感觉被人指着鼻子骂了。

赵铁树却不管她怎么想,卖力地刻着木头,脸上的神色得意:有好吃的,动物都会挖出来吃,有獐子聚集的地方就有麻酥草!甜滋滋,好吃!

沈弦一怔,心中生气一抹不好的预感。

你刚刚给我吃的就是麻

话音未落,她依然觉得自己的控制舌头的神经离家出走了。

好家伙她说为什么刚刚感觉身上又舒服了一些,感情是被麻痹了!

沈弦瞪圆了一双眼睛,狠狠剜了赵铁树一眼。

我舌头

赵铁树却是满脸焦急:娘子怎么了,是不是舌头打结了?我帮娘子顺开。

说着,男人便俯下身,蜻蜓点水般在她单薄的双唇上印上了一个吻。

我娘说,亲亲就没事了。

你娘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她眼角一抽:木木龙(没用)!

不行吗?

赵铁树眼中更急了些,干脆又亲了上去。

无力咬紧的贝齿很轻易地便被撬开,一股区别于麻痹的酥麻感蔓延开来,不由得让她双腿软的有些站不稳。

一吻作罢,沈弦只剩下了挂在傻子身上的份儿。

药效上涌,沈弦只觉得意识也渐渐混沌了起来,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赵铁树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挠了挠头,把她抱上了炕。

他将沈弦塞进被子里,想了想,自己也跟着躺了上去。

村里人都说,跟媳妇睡觉就会有小宝宝。

他粗粝的指腹摩挲过沈弦滑腻的肌肤,将她搂得紧了些。

娘子那么好看,小宝宝也肯定很好看!

他勾起唇,满意地阖上眼。

意识渐沉,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时常出现在他梦里,看不清面容的女人。

女人温柔地摸着他的头,声音轻柔:舜儿,男子汉娶了媳妇,就要一直宠着她,知道吗?

赵铁树懵懂地点点头,正本能地想抱住她,下一秒,就嗅到了一股剧烈的血腥气。

那个温柔的女人再一次地,在他的面前,被官兵一刀斩去了头颅。

圆滚滚的脑袋咕噜噜滚到他的脚边,脸转向了他。

可那张模糊的脸突然又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瞪圆了眼睛大声冲他叫喊。

听着!从今天起,你就不叫赵舜了,你叫赵铁树!记住!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不要相信任何人!

赵铁树猛地坐起身,冷汗沿着脊背流淌下来,头疼欲裂。

突然,他耳尖微动,随手捡起一个小茶盏,弹向了窗外。

茶盏破窗而出,砸在什么东西上,发出啊地一声响,随后就是闷声倒地的声音。

赵铁树爬下床,看着爬墙头被砸晕的中年男人,大手掐住他的脖颈。

杀了他!

他眼眸猩红,眼看手下男人即将气绝,赵铁树的头又开始剧烈疼痛起来,大手猛地一甩,那男人便被扔到夜色中消失不见。

赵铁树踉跄回屋,把自己蒙进被子里,心中涌起的狂躁不安的感觉,还是难以平息。

血腥残忍的画面交替闪现,耳中满是凄厉惨叫。

我不是赵舜。

不相信任何人!

尖利的耳鸣响起,赵铁树眼中泛起一丝血色,目光落在熟睡的女人脸上。

不能留活口,要杀了他们,都杀了!

沈弦正在梦里搂着两个帅哥打牌,就感觉身边的人动了。

你好冰,我抢被子了吗

她迷迷糊糊地抱住赵铁树,温柔拍了拍落在她脖子上的手,猫儿似的蹭了蹭:别闹,睡觉。

感受到手上的一抹柔软,赵铁树身子一僵,眼神清明了几分。

她的怀抱,不可思议的暖,像寒夜里唯一的火光。

娘说了,要疼媳妇一辈子。

几个呼吸比亘古还长,赵铁树生涩地,紧紧回抱住了沈弦柔软的身体。

他小心地用脸颊贴了上去,贪婪吮吸着她身上的香气,轻轻阖上眼。

一夜安寝。

关键字: 我靠打麻将养首辅 沈弦赵铁树

我靠打麻将养首辅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